他在40平米“陋室”把蛋白質“畫”上《自然》

2019-06-24 07:48:02 來源: 科技日報 作者: 于紫月

實習記者 于紫月

第二看臺

在接受科技日報記者采訪的第二天,北京化工大學生命科學技術學院教授馮越便飛往上海“收數據”,即做蛋白質晶體衍射實驗。

由于這項實驗只能在上海某家研究機構才可完成,因而頻繁往返于京滬兩地,成了他的日常。這次去,他幸運地被分配到下午的時間段,以往他多被分至晚間,也就免不了要通宵熬夜。

這樣的工作狀態,馮越沒覺得辛苦,反而樂在其中。“生命科學,包羅萬象。蛋白質結構研究,你一旦鉆進去,就會發現一些很有意思的東西。”馮越說。

興趣加勤奮,讓這位入職5年的85后教授,刷新了北京化工大學的歷史:他成為該校在《自然》雜志發文的第一人。

發文后,很多人都來向馮越討“秘笈”,他只是淡淡地說:“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不負青春。”

5年取得多項重要成果

馮越與《自然》雜志很有緣。早在清華大學讀博士時,他就在該雜志上發表過一篇論文,這也使其成為同屆首個在《自然》上發文的博士生。

2013年,臨近博士畢業,馮越為下一步做打算:出國?在國內做博士后?進企業?

“當時,我希望能獨立帶領一個團隊,做自己感興趣的研究。”馮越說。他沒出過國,也沒有博士后的經歷,當時很多學校不愿意讓一個剛畢業的博士獨立帶領一個團隊。“北京化工大學看中我的能力和潛力,愿意給我獨立帶隊的機會,所以我就來了。”他說。

剛來時,工作條件比他想象得要艱苦很多。實驗和辦公空間加起來總共不足40平方米,實驗室啟動經費共計70萬元。他咬咬牙,拿出60萬元買了必備的儀器設備,只剩下10萬元作為試劑、耗材等實驗用品支出的預算。

馮越主要開展的,是以X射線晶體為手段的蛋白質結構生物學研究。“通俗來講,就是搞清楚蛋白質的結構,給蛋白質‘畫像’。”他說。

眾所周知,生命科學相關基礎研究很“燒錢”。那幾年,“骨感”的現實生生將1米8的陽光大男孩兒“調教”成了精打細算的“鐵公雞”。沒有X射線衍射儀、結晶機械手等設備,馮越就帶著學生去別的學校測試;實驗所用的非常規試劑湊不齊,他們就去借。

“用錢的地方太多了,能借到的我都先盡量去借。”直到2017年的下半年,隨著條件逐漸改善,馮越團隊才采購了第一個攜帶晶體必備的液氮罐。

從2013年到2018年,5年間,就在這間40平方米的實驗室里,馮越帶隊完成了4項國家及省部級項目,同時在國際期刊上發表了多篇高水平SCI論文。

去年年底,學校給馮越團隊換了120平方米的“新家”。即便如此,他還是精打細算,僅給自己留出了不到10平方米的辦公區,將更多空間留給了學生和實驗區。

同事學生眼中的工作狂

同事們都說,馮越是個工作狂。

每天清晨,馮越基本都是第一個到實驗室,開始一整天的工作。

“馮老師很拼,干勁兒十足。”馮越的第一個博士生王浩對科技日報記者說。中國科學院上海應用物理研究所的同步輻射實驗平臺免費對研究組開放,馮越課題組早期只被分到了每年2到3次的實驗機會。“馮老師說這個機會很難得,我們每次都帶著很多樣品去測試。”

每次馮越基本帶著2名學生一起去,如果運氣好,可以從晚上9點做到第二天上午9點。

開始實驗后,前半宿3人還比較興奮;但到了后半宿,尤其是天蒙蒙亮時,大家都開始扛不住了,馮越便和學生輪流在椅子上瞇一會兒,再困就去洗把臉。“總之測試不能停,時間寶貴。”馮越說。

馮越的這股拼勁兒也感染著他的學生。馮越的碩士生曹雪利說,她這一屆的3個碩士生都是從本科起就跟著馮老師做課題,后來不論保研還是考研,都“認定”了這位導師。在他們眼里,馮越“超厲害”。

晚上,學生們會發給馮越一份“明日計劃”。每天早上,馮越到實驗室的第一件事,就是點開郵件,查看這些計劃。如有問題,他會及時與學生溝通,不論他有多忙。

“這個領域競爭比較激烈。我們如果不努力,很容易就被人甩在后面。”馮越說。專注認真,珍惜當下,這是他最寶貴的科研心得,也是他作為老師最想教給學生的東西。

加載更多>>
責任編輯:桂楷東
江苏11选5开奖号码